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脉传承
一份永平府学履历透露出的历史信息
发布时间:2014-08-16
2005年11月,哈尔滨铁路局退休老干部韩福麟为寻根专程找到笔者解惑,笔者意外从其手中得到而细读其祖先韩大廷就读于永平府儒学时的履历表。
据明弘治十四年(1501年)《永平府志》卷之七《学校》记载,官办的秀才读书、考试的场所——永平府儒学“在府治(今卢龙县城)北一百五十步,洪武初开设。”数百年间,包括昌黎县生员在内专攻一部儒经,设“礼、律、书”科与“乐、射、数”科。讲孔孟之道、程朱之学,鼓励学生走科举取士的道路。“固人材争相磨濯。以文学起家,往往出为名人硕辅,不可抑遏。”然而世事沧桑,到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随着科举制的消亡,永平府儒学结束了其使命。由于战火频仍,政权屡屡更迭,永平府儒学原始档案基本丧失殆尽。而流散于民间并得以保存下来的一份永平府儒学履历表就显得特别难能可贵。
这份履历表透露出较丰富的历史信息,对于原永平府,尤其是今昌黎县的地方史志研究有着重要的价值。
据韩福麟称,履历表中的韩大廷是其高祖的胞弟,均系唐代文学家韩愈的侄孙韩湘的后裔。韩大廷“世居抚邑城东榆关”,而经考察,今抚宁韩家林、抚宁猩猩峪、昌黎两山也有韩湘的后裔。据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重修的《昌黎县韩氏家谱》的珍藏者韩绍明介绍,在谱中《宗子世表》“二十三代福才”之前曾有3页,其中记有“韩湘”,但族内人在借阅过程中被撕毁。履历表中虽然“族繁,只载本支”,但依然记载了韩湘后裔韩大廷的高祖、曾祖(母)、祖(母)、父(母)、堂伯(叔)祖、从堂叔祖、胞叔、堂伯(叔)、从堂叔、胞兄、堂兄、从堂兄(弟)、胞侄、堂侄、从堂侄、妻、子名字多达54个,同时记载了他的字、号、出生年月日、籍贯、就读学校、科考情况、老师情况、朋友情况,恰为撕毁的内容解析有所弥补。
韩湘与昌黎县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地方志曾记载有韩湘墓、湘子楼、湘子洞、湘子影。万历四十六年(1648年)《昌黎县志》记载,韩湘墓在县西南八里。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昌黎县志》虽称,查河南《孟县志》云,湘墓在孟县西摘星村,而《修武县志》亦载其地有湘子墓。编纂者并未贸然否定昌黎之说:“是韩氏墓凡三,见不知孰是孰非也。”光绪五年(1879年)《永平府志》记载,湘子楼,在昌黎县城西三里西山下,县丞杨希舜建,知县朱嗣发(贵州清镇人,副榜,乾隆二十三年任)重修。至民国二十二年已圮,遗址尚存。康熙十三年(1674年)《昌黎县志》记载,湘子洞,在仙台山后顶,“孤耸清逸”,有尚书张文质碑记。同治四年《1865年》《昌黎县志》记载,湘子洞石壁有古刻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昌黎人张念祖《韩仙洞》云:“瑶华道者流,想亦明佛律。洞傍石刻文,般若波罗密。”昌黎人张馨祖《湘子洞》云:“落魄还乡日,花开顷刻间。乱山余古洞,流水自潺湲。”康熙十三年《昌黎县志》记载,湘子影,“山壁中宛有白石形似人,世传系韩湘道成辞乡之遗状,下有清、浊二池。”昌黎人张鹏年有《湘子影》诗二首,其一云:“石上依稀现法身,仙乡高洁净无尘。空山幻影谁人识,笑指岩花几度春。”其二云:“为征诗谶走蓝关,曾向仙台对弈还。不恋此间是桑梓,如何留影在西山。”
笔者查阅光绪五年《永平府志》卷八《国朝职官志.文秩下》,只查阅到陆钟琦,宛平人,拔贡,光绪四年任抚宁县教谕的记载,其与履历表互相印证,因履历表中提到的抚宁县知县侯梅溪、抚宁县训导赵士功、永平府儒学教授聂宗海等任职时间晚于光绪五年,所以此履历表又是研究昌黎县历史的重要参考书《永平府志》的颇有价值的补充。
上一页:古肥如县考下一页:请善待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