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化天地
岁月留香 我愿如莲
发布时间:2014-08-04

  作者:李志忠


荷花的美丽,既在色香怡人,亦在骨子里清芬,展风姿显韵味,对花的美评与赞赏,往往表现了赏花人与他人不同且有花解心语的情怀。与南方六月旖旎西湖不同,北方的荷香,当属八月,炙热未退立秋初凉,赏菡萏之大美!


    夏末秋初,最喜欢赏南娱的中华荷园。满眼芳菲斗艳、朵朵高洁清灵的荷花在风中摇曳,仿佛轻吟曼舞,有的伏于叶间绽放秀美含情的笑靥,有的独秀一隅彰显孤高独隐的姿态。那含苞欲放的如娇俏少女婀娜多姿,那盈盈盛开的堪比绝世佳人端庄清丽,花苞愈发娇柔、花瓣愈发丰美、花蕊愈发香甜、莲蓬愈发玲珑。最让人喜爱的,是那些花瓣团护中丝丝鹅黄的花蕊,簇拥着娇嫩的莲蓬,如同人间最纯净的宝石精镶细刻而成,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是大自然绝美的艺术品。

    莲与怜同音,荷之形美,荷之神隽,令人怜惜。片片纯粹柔美的情怀,在物欲横流的芜杂俗世间是那么可贵。荷花,无非自然一造物也,却令无数文人情有独钟,赞其正,赞其通,赞其廉……

    “接天莲叶无穷碧”,朵朵莲花,从亭亭玉立于稠密的叶间,菡萏初绽,到满湖荷花芳菲斗艳,就如演绎一段清丽的梦。其实,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初夏,就在描绘着一幅绚丽的荷花卷,黑色的淤泥中衍生了满眼碧绿的荷园。我最喜欢荷园丛中的白莲花,身着素色的裙裾,在微风中仪态万千,翩翩起舞,演奏出一种空灵的仙乐,带给人一种远离尘世的飘逸之感。高中时读过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当时曾多次幻想在一个星光满天的月夜,独自漫步荷边,领悟朱老先生描绘的意境。那种朦胧、恬净的氛围一直浸染着我的心灵。我喜欢在朝晖中,看晨光映照下的莲花及莲蓬的神采。更喜欢在风雨中走入荷园,看风起处,莲蓬泛白的层层波浪,雨中碧玉盘似的荷叶洒落千万珍珠的情景。莲花,有着一身傲骨,身在淤泥中生长,却无任何瑕疵。“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冰清玉洁,香清溢远,高雅超凡。在荷园边散步,我钦佩荷的品性,周敦颐的《爱莲说》曾经形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荷花生性与众不同,永保自己的个性。“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荷花,明艳而不俗,瑰丽而雅趣,荷之清高,之玉洁展露无余。每次游览南娱的中华荷园,我都仔仔细细地观看荷的一举一动,那叶,那花,那蕊、那莲籽……喜欢莲,喜欢她的安静素雅,无语,不争;喜欢她卓绝的风姿,娉娉婷婷的凌绝于清波之上,一水隔天涯,即使风割雪锯,依旧浅笑嫣然。多少年过去,仍然记忆犹新。荷花盛开的时节,赏荷不仅使我融入自然,敬佩之余,更多的给我以启迪,使我有所感悟。让我想起了一些品行似莲的人来……

    一湖碧水之上,莲叶亭亭如盖。整个荷园犹如一块绿色的陆地,一层层地伸展开去,间隙中有一枝枝白色或粉红色的荷花探出头来。荷园中流动着令人心旷神怡的优美,走过荷园的人,谁都无法抗拒她的魅力,只能沉浸其中反复观赏。莲的萌生和绽放给人一种茅塞顿开之悟。莲之所以被赋予禅意,是因为那优雅的沉静。静静地绽放,静静地孕育,静静地结实。在沉静中结子,生出莲藕。莲的情致与风格,令人钦佩!一分素雅,一分清淡,一分圣洁,一分静美。莲淡定于红尘纷扰之外,傲然于狂风暴雨之中。任世间潮起潮落,独守一分孤独,一分寂寞,一分清幽,一分恬淡。绚烂于荷园一隅,火热于绿叶之下,不张扬,不浮躁,平静一生,无欲无求,这便是莲的品德。这是一种禅意,也是一种魅力。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沉静下来,才会有内涵,才会有魅力。像一朵莲花,落花流水不为所动,身处淤泥而愈加高洁,因高洁而魅力无穷。莲是一面心灵的镜子,只有纯善之心才能看得见莲花的圣洁,才能悟到生命的真谛。让生命化作一朵莲花,胜过人世间的任何壮举;让生命化作一朵莲花,那才是真正的大彻大悟;让生命化作一朵莲花,那就是人世间最美的灵魂升华!

    十里荷园,百步问荷,千种爱恋,万种情怀。我愿做暮风中那朵低垂的清莲,在今生的渡口,透支着来世,共赴前世约定的梦。沿着山山水水追寻记忆的河流,看尽红尘纷呈变迁,永驻清芬爱洒人间!

上一页:那竹·那荷·那馆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