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文化天地
心在海,梦在天,我在人世间
发布时间:2014-08-16


作者:郑伟


夏天,怎会拒绝海的盛情,任凭阳光旖旎,沧海潮生。于是把酒临风,徜徉在海天一色的喧哗中,剥落故事的背景,将自己安放在曲回蜿蜒的海岸,捧一枚海螺,聆听海的心跳,看太阳从清晨泅渡到黄昏。


    掬一抔深情,循着海螺仙子的呼唤,我应声而来,探寻这明亮的尘世。阳光,蓬勃盎然,袅娜的水母拎着洁白剔透的裙裾去赴一场海天盛宴,银鱼结队逡巡护卫着澄澈安静的水面。独坐岛屿解读平静,任凉风习习打磨出传说的蔚蓝。逐光掠影中,以梦为马,须臾莞尔寓目成烟。我不是勇者,不能像他们那样在高处俯冲而下,凌空探寻烟波微茫,享受飞翔、速度和重生的激越。把笑容噙在唇边,在有限的视线里企及无限的苍茫。也许,在视线之外、嗅觉之外,或者听力之外,一滴水的荣枯在潮汐起伏间已经诞生出地老天荒的永远。一梦经年,静海凌波,听鸥鸟的落羽,也听流云翩跹。海潮与七月的热情在浮生芳华外交响,一地的尘缘欢愉,载着帆影,流连。

    有人说,伤心的人喜欢来海边,是眼泪把海水染咸。可是谁能听见海的祈愿,刺破天籁的沉寂,用宽大温和,荡涤汹涌而至的积郁,把握繁盛清远,在耳边说:欢颜。然后把写在沙滩上的那些细密的过往,抹去,抹去郁结交错的斑斓。拥叠的排浪纷扰了亿万年,在纵横交织的网格中交出了一尾鱼的宿命。隔着岸,慨叹参商,笑语里,梦寐相关。

    日光纷纷扬扬将我包围,海风在裙角扯出褶皱,撩开云底空茫的记忆,关于海,关于那片荷园。十里荷园,十里红妆。红裳翠盖之下,一碟清远深潜。尽管关于荷的记忆已在萦回的梦境中失落,可是那弥漫于荷塘的魂韵幻化升腾为瘦瘦的暗香,一缕如醇,杳然如昨。风起,叠嶂层错,涟漪清婉徐缓,仿佛琴音流淌,拨弹着韶华漫漫。菡萏新蕊,霓裳曼舞,在明媚的约期里绽开清浅的笑靥。馨香一瓣临水卓然,在初薰的梦境里翠微缭绕,宁静而悠远。我已含笑伫立,如何(荷),沉寂,淡然。

上一页:看荷下一页:那竹·那荷·那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