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爱抚宁 > 志愿者在行动
任丽华:孩子心中最美的老师
发布时间:2014-08-16
  “很难想象,小院没有她会怎么样!”一提起任丽华,很多人都会这么说。 
  任丽华在与人交谈时总是会东张西望,不是因为紧张,是因为她要时刻关注孩子们的动向,因为随时都有孩子需要她。 
    她就像随时待发的火箭 
  凌晨两点,开完家庭会议,任丽华也给孩子缀完了扣子,揉揉眼睛睡下了。不到4点,一个孩子要撒尿,任丽华摸灯,接尿,给孩子盖好被子后继续躺下。 
  6点,一阵闹铃声搅动了整个小院。这时高淑珍夫妇已为孩子们温好了洗脸水,任丽华起床,随意梳了个马尾辫,一一帮孩子们叠被,洗脸,最后才轮到自己。 
  8点10分,任丽华讲“一百以内的加减法”,一个孩子要去厕所,她走过去,挪开孩子的凳子,把他扶出座位,一步步往前挪步子。刚把孩子送到男厕所,女厕所里一个孩子起身,任丽华推开座便器,帮她擦屁股。 
  刚回到教室,一个孩子的铅笔断了,任丽华拿过来,一边在教室里来回转,一边辅导孩子们在本上练习,一边削铅笔。 
  “姐,我要喝水。”任丽华立即跑出去,接了半瓶水回来。后排一个孩子的橡皮掉了,身子都快贴到地面还是够不着,任丽华赶紧跑了过去。 
  中午,有一家好心人慰问完孩子们往外走,任丽华跟了出去,一直送到大门口。她就像一枚随时待发的火箭,每听到一次讯号都可以随时发射出去。 
  搂着自闭症孩子睡了3年 
  寒来暑往,“爱心小院”的志愿者们来来走走,有的在这里呆上一年,有的一两个月,最后留下的只有任丽华。 
  “他们手脚不方便,但是智商正常,都挺聪明的,接受和理解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我一定能教好。”任丽华总是这样强调她的孩子们。 
  刚来的时候,不了解孩子的任丽华也曾“出过错”,有一次她让姚东回答问题,可任丽华启发了半天,姚东还是没有说话,还晕了过去。 
  任丽华并不知道,姚东患有自闭症,逆反心理很强,稍不顺意就大发脾气。晚上,姚东在墙角不肯睡觉,任丽华就把铺盖卷搬到他旁边,给姚东讲故事,搂着他入睡。 
  就这样,任丽华搂了姚东3年,终于使姚东向她敞开了心。“自闭症孩子很可怜,心里有啥都憋着,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任丽华说,“我只有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跟他交流,才能慢慢引导他。” 
  一天,一名志愿者陪姚东玩拼图游戏,志愿者每递过去一块拼图,他总能很快找对位置,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面无表情。这时,很少穿鲜艳衣服的任丽华穿了一件彩虹衣走进了教室,志愿者问姚东,“你说任老师今天漂亮吗?”此时,几乎从不说话的姚东抬起头,看着任丽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工作繁重没拿过一分钱工资 
  在大家眼里,每天的任丽华总显得很疲惫:瘦削的身影、红肿的眼睛、黝黑又粗糙的脸蛋、随意梳起的马尾辫,刘海一缕一缕躺在脑门上,很难得换一次的衣服,穿着一双已经有些歪斜的从集市上买的棉拖鞋…… 
  照顾孩子们吃饭、洗衣做饭、扶孩子上厕所、接尿、擦屁股……尽管工作量很大,但任丽华没有要过一分钱工资。 
  “我高姨为了这帮孩子每天起早贪黑忙乎着,一顿热乎饭也吃不上,一件新衣服也穿不上,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看见这帮孩子心里就酸,我有知识,又是老师,就想教给他们。”任丽华说话时,声音总是随着孩子们的行动时断时续。 
  过多繁琐的工作使得任丽华没有多少时间收拾自己,但是在残疾孩子们看来,任丽华是高大、善良和美丽的。 
  “在俺们这,也只有任姐这样踏实的姑娘能呆得住。”高淑珍的儿子王利国说,残疾孩子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多么漂亮的老师,而是一个肯为他们洗屎裤子,肯为他们端尿盆,肯和他们在一个屋里睡的亲人,无论任丽华怎么不爱打扮,在他们心里永远是最美的。 
  “妈妈直到临终前都没跟我说话” 
  与高淑珍一家还有这些残疾孩子朝夕相处的五年,使得任丽华越来越舍不得离开这个小院,即便是在她承受压力最大、最困难的2009年。 
  2009年,任丽华的妈妈被查出患了癌症,3月初,她在高淑珍的催促声中回家了。母亲病倒在床上,直到20天后母亲去世,没有跟她说一句话,这成了任丽华最大的遗憾。 
  任丽华知道,母亲是怪她,怪她辞去教师的工作去义务教学,怪她不谈婚事不相亲,怪她直到最后也没有让母亲心安。 
  任丽华说,她对不起家人的地方太多了,说一夜也说不完。 
  任丽华唯一的妹妹从高中一直升到大学,可除了送妹妹上学那次,任丽华一次也没去妹妹的学校看过她,从没给她寄过钱。 
  直到现在任丽华的妹妹毕业了,需要找工作,还是每次都用公用电话联系姐姐,没有一部属于自己的手机。“她一开始也不理解我,但是后来来了一次小院,也被那些孩子感动了,也就理解我了,还帮我劝爸爸妈妈。”谈起这些,任丽华的眼睛湿润了,“我对不起我的家人。” 
  从没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 
  如今,比任丽华大一岁的王国光已经儿女双全,任丽华的婚事又成了高淑珍的一件揪心事。 
  任丽华坦承,她不是没想过,只是觉得自己的事是小,孩子们的事才算大事,“我想等孩子们有了能活动身体的地方,有了更好的学习和住宿的地方,我再考虑我的婚事。”任丽华说,她找对象也和王国光一样,有两点要求,一是不能嫌弃残疾孩子们;二是要做上门女婿。 
  毕业于秦皇岛的任丽华当年也是个有学历、有工作、水灵灵的好姑娘,虽然谈不上有多漂亮,至少年轻又充满活力。可现在的她,虽然只有31岁,可脸色却很难看,还习惯了皱眉头。 
  五年里,任丽华没拿过一分钱工资,没做过一次头发,没买过一件新衣裳,没称过一次体重。 
  在农村,岁数越来越大的任丽华没少招闲话。“岁数大了不结婚,人家就会说你身体有毛病,或者心理有毛病。”任丽华说,她对这些并不介意,但她最害怕寒暑假回家,尤其是过年家里来亲戚的时候。 
  任丽华相亲的事一拖再拖,不仅让家里着急,也成了高淑珍的一块心病,可她又担心任丽华走了,小院里的孩子们没着落。“我睡觉时总寻思,丽华走了咋办呢,可人家岁数大了总得找婆家啊!”高淑珍说,有一次她和任丽华偷着谈话,问她咋想的,任丽华说,啥时侯有了和她一样对孩子们好的老师,她就去找婆家,可这一天却迟迟没来。(翟昌晟) 
上一页:抚宁飘动“绿丝带”下一页:深河乡积极开展“浓情年味·暖冬行动”志愿服务活动